Let The Wind Carry Me。

Let The Wind Carry Me。

星期一, 4月 03, 2017

【音樂】在那空靈飄渺的歌聲之中。



有些感動是必需記錄的,某天回頭看,這將是美好的記憶。

2009年的冬天,在台北的唱片行很隨性地買了幾張Coldplay的專輯之後,深深地被Chris Martin空靈飄渺的聲音所吸引與感動。

從那年的冬天開始,在家或是在旅行的途中,反覆聽著那幾張專輯裡的所有歌曲,常常跟友人說有天要去歐洲聽他們的演唱會。

8年後的2017,他們來到了天氣很炎熱的新加坡。要去這場演唱會前,其實有些擔心的。因為之前在那場地看演唱會的經驗發現,場地不怎麼舒適,音嚮不怎麼理想,且冷氣強度有限,椅子不夠舒適,也擔心整個演唱會太少慢歌之類,畢竟我愛他們的慢歌多於快歌,所以沒有抱著很高的期望。

演唱會的第二首歌曲,Coldplay唱了Yellow。當時心想,能聽到現場版的Yellow,這演唱會也值回票價了。

後來,Chris Martin緩緩彈著琴鍵,唱起Everglow,現場的燈光轉變成點點藍光。

oh they say people come, say people go
this particular diamond was extra special
and though you might be gone, and the world may not know
still I see you, celestial

but when I’m cold, cold
oh when I’m cold, cold
there’s a light that you give me when I’m in shadow
there’s a feeling you give me, an everglow

那是整場演唱會中最喜歡的歌曲與氛圍,在點點藍光之中,空氣頓時因為悲傷的歌聲而凝結,那畫面至今還縈繞在腦海之中,久久無法散去。

當Chris Martin躺在舞台上唱著Fix you,舞台上出現成排的紅色燈光,所有人手上的wristband也變成了紅色燈光,像極了一片燭海。

最喜歡的是間奏之後所有人唱著: 

Tears stream down your face
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not replace

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
And ignite your bones
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

我想,那是演唱會中最令人感動的一幕。

從8年前就覺得Fix You是獻給生命中所有徒勞無功的人與事的歌曲,在細聽歌詞之際總會被觸動與療癒。

這些年Coldplay唱出了生命中的希望與絕望,溫柔與溫暖,寂寞與孤單。那讓人想起了徘徊在城市黑夜裡無數個華美與孤單的靈魂,在無邊黑暗之中隱隱閃爍著點點微光。

另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是,又完成了一件8年前想完成的小願望。


那一夜心想,能擁有喜歡的歌曲喜歡的樂團且能被感動著,是一件多麼幸福與幸運的事。

星期一, 2月 20, 2017

【心情】且聽風吟,聽風的歌。


我不停地按下快門,跟身邊的人說好美好美。遇見美景時總想把它們好好紀錄下來化作永恒,因為我想永遠記得。遺憾的是相機似乎無法捕抓托斯卡尼十分之一的美好,於是只能用心去感受。

那心情就像在生命中總有讓你深感無能為力的時刻,無論如何緊抓不放,終究會離去。流逝的時間,生變的情感,抑或是每況愈下的健康,越奮力去追,越顯得狼狽妄然。


義大利人問:在日落以前,妳還有想去的地方嗎?身旁的人說: 妳不是很喜歡早上那個小小的教堂嗎?


於是,我們再次回到了那地方。


在無邊無際的草地上狂奔吶喊,風呼嘯而過吹亂了頭髮,然後伫立在那兒好好地感受天地之美,天空好高好高,世界好大好大,而人是如此的渺小。不知怎麼地,站在那兒靜靜望著田園之中的小教堂,聽風的歌,教人無比的感動,心是一種深感滿足與幸福的平靜。


那一刻心想,可不可以讓我一直擁抱著風,繼續奔跑在那秋色之中?



因為,這世界有時候太喧囂。

星期一, 6月 06, 2016

【音樂】好像要走到天涯海角那一端。


有人曾說,有些時候當妳覺得全世界都無法理解妳時,他像是最了解妳似的存在著,讓妳覺得不再那麼孤單,藝術往往是因為那樣而存在的。

後來我想,奈良美智的畫作是如此,安藤忠雄的建築是如此,村上春樹的文字是如此,Damien Rice的音樂亦是如此。


聽著他的聲音總覺得心安,像世界上另一個角落有個人明白妳似的。


如果聲音有季節,他讓我想起了十年前的冬天。


從被那走在人群中的紅髮女孩所吸引,之後在每一年的冬天裡,每一年的長途飛行之中,永遠只反覆聽著他的歌曲。


那時總想,有一天會去愛爾蘭聽他的演唱會吧。在一個寒冷的冬天裡,昏暗的燈光裡。


十年後在溫暖的新加坡聽著他歌唱。


時而溫柔撫慰人心,時而教人痛徹心屝。


喝著紅酒,不知怎麼的,我想起了冬天,想起了信義區,想起了有人曾經向我提起。


後來我想,我是想起了那時候的自己。


聽著聽著,好想就這樣一直聽下去,不願離去,好像要走到天涯海角那一端。


總覺得,那是來自靈魂最深處的聲音。


他是如此用生命歌唱。








星期五, 5月 08, 2015

【法國】念念不忘。普羅旺斯。


戀戀山城,普羅旺斯。當時留宿的民宿是位於距離亞維儂40分鐘車程的小鎮,當下真的是覺得訂錯了,因為交通不便耗時且交通費用高。抵達民宿時是下午三時,小鎮上空無一人,所有房子的窗戶都關著。我們在民宿外叫了好幾聲,民宿裡一位女生才緩緩地走出來迎接我們,跟我們說下午三時到六時是午休時間。

夜裡民宿的露天餐廳漸漸熱鬧起來,整個小鎮的人慢慢出現,喝著紅酒聊著天,吃著美味的牛排。那是很典型的普羅旺斯生活,有點像Peter Mayle書中的那樣。

當妳去過了一些地方,妳會明白,每個地方都很獨特很漂亮很有風格,但妳深知很多地方妳只想短暫停留。巴黎很美且擁有豐富的藝術與文化,但在我心中,巴黎是個適合居遊的地方,會想在那邊待上一陣子,慢慢的體驗生活,但不宜久留。米克諾斯也是,大概在小島上待一個夏季是挺不錯的,像村上那樣在島上生活。

在普羅旺斯的每一天,當我坐在TGV裡看著窗外的景像,像極了米勒畫裡的田園風景;當我在去亞耳的路上看著一整片的向日葵花田;當我到了亞耳看見了梵谷畫中的景色出現在眼前;當我走過那一個又一個人煙稀少的山城,看著薰衣草花田;當我夜裡在民宿看著人們相聚一塊兒小酌,我總覺得那裡真正迷人的不僅是澄淨的天空,無際的大地,更令人陶醉的是美好的生活步調與氣息。

如果出生在那裡,那是個適合待一輩子的地方。

星期一, 12月 08, 2014

【心情】Au revoir。


Au revoir,是法文【再見】的意思。

接近歲末,去了一個很近卻一直沒機會去的國家。

旅行的意義從來就不是去了多少的景點或是做了多少的事。
旅行的意義一直就是好好地看看某個地方的晨㬢與日落。

那些天我們重覆去了同一家餐廳。在晨光中坐在河畔望著對岸的黎明寺吃著早餐,有時則慵懶地躺在沙發上望著落地窗外的黎明寺,在餐廳的二樓望著餘暉中的黎明寺吃著晚餐,夜晚時分黎明寺漸漸亮起了燈。在不同的時刻與角度之下,黎明寺總有不同的美麗與姿態。

人的一生中究竟會說多少次的Goodbye與Hello。
我們告別了,又再次相見,然後再次的告別。
永遠不知道告別多久會再次相見,哪一次又將是最後一次告別。

嗯,你知道的,《愛在日落巴黎時》的那句話。

I guess when you're young,
you just believe there'll be many people with whom you'll connect with.
Later in life, you realize it only happens a few times.
-Before Sunset-

它是那麼貼切地說出了我心中的那句話。

Au revoir. 

So long, farewell. 

在這接近歲末的時刻。




星期六, 5月 18, 2013

【熱帶】熱帶小渡假。


某天早晨醒來,我突然說:走吧,我們去渡假。

於是,上網訂了飯店,準備好行李,穿起了久違的長洋裝和夾腳拖鞋,在將近午後才出發。

天氣預報會下雨。我一直祈禱,希望有一個美好的天氣。

吹吹海風,在沙灘上散步,一望無際的海。夜裡在水上屋聽著海浪聲入睡,在𥌓色中醒來。如果有滿天星斗,那就更為完美了。

雖然太陽很猛烈逗留的時間很短,雖然錯過了最美麗的夕陽,還是好喜歡這個充滿椰子樹南洋風情十足的地方。



 



 











星期日, 3月 10, 2013

【畫畫】如詩如畫般美麗的日子。


Santorini, Greece. 2007

有時會想起希臘。熾熱的太陽,懶散的貓,米克諾斯的藍白小屋,小威尼斯吃飯的人們。聖托里尼的房子,風車,狗,還有伊亞的夕陽。如詩如畫般美麗的日子。